原标题:依靠C端流量崛起的互联网券商“富途证券”,也开始讲起了B端新故事 | 看财报 来源:蔡鹏程

摘要:

对于富途证券来说,这两大板块业务的营收,与赴美港股的IPO企业数量跟注册用户的增长息息相关。因此其隐忧在于,国内企业境外上市的潮起潮落会影响到富途证券业务营收的一部分增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约十年前,Tencent18号老员工李华有感于港股证券市场的较差的产品体验和复杂的交易流程,决定着手创业。直至今年3月,互联网券商富途控股登陆纳斯达克。

近日,富途发布上市以来首份半年报。透过这份新财报,或许能够让外界了解互联网券商平台生存的机遇与挑战。

财报显示,二季度富途营收同比增长39.6%达2.599亿港元(3330万美金),毛利同比增长55.9%达1.961亿港元(2510万美金),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实现净利润5920万港元(760万美金),同比增长121.7%。

在其他关键指标方面:2019年二季度新增开户数为6.65万人。总开户人数61.5万,同比增长64.7%。有资产客户数同比上升50.5%至16.5万。总注册人数610万,同比增长26.5%。

对比富途证券上个季度的财报数据来看,其环比增速表现尚可。一季度其营收2.364亿港元(3010万美金),毛利1.752亿港元(2230万美金),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实现净利润4930万港元(630万美金)——净利润环比增速超20%。

分业务来看,在这个季度,富途证券的营收仍主要来自于两大板块——交易佣金及手续费业务达1.223亿港元(1570万美金),利息收入达1.139亿港元(1460万美金)。

对于富途证券来说,这两大板块业务的营收,与赴美港股的IPO企业数量跟注册用户的增长息息相关。

因此,富途的隐忧在于,国内企业境外上市的潮起潮落会影响到富途证券业务营收的一部分增长。

在这一背景下,to B业务的重点财务数据显得更加值得关注。

财报显示,二季度富途的其他收入为2360万港元(300万美金),这项业务的同比增速达到159.3%。这里的“其他收入”主要是指企业服务业务,包含了B端企业客户的IPO承销及ESOP(员工持股计划)托管服务收入。

同时在二季度,富途还推出了企业服务新品牌“富途安闲(FUTU I & E)”,并且强调“这也将是未来富途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

各季度营收构成,单位:百万港元

技术带来边际成本递减

传统券商擅长的是金融能力,而市场吞吐量对港美股券商的中后台系统要求更高,所以面临的技术挑战更高。互联网券商都非常注重其后台系统的开发,这也是其与传统券商的区别与优势所在。

因此,研发与技术投入是观察互联网券商的重要切入点——富途二季度研发费用为6370万港元(820万美金),同比增长82.5%。财报表示,研发投入的提升主要源于富途研发团队人员数量的扩充和平台矩阵建设及系统安全的持续维护。

富途CTO陈伟华向钛媒体表示:“过去几年大家一直维持较高的研发投入,研发员工占比超过60%,远高于业内的1%-10%。”陈伟华提到,富途借鉴了Tencent亿级用户服务研发经验,自主研发了从客户端到后台,包括开户、交易、风控、结算、行情、资讯在内的一整套完整的系统。加入富途之前,陈伟华是Tencent历史上第一个基干资深技术专家。

对于此类技术导向的企业而言,前期研发高投入是必然之举。随着业务系统的稳定,后续的维护成本相对较低。因而,随着营收规模的扩张,尽管研发费用的绝对支出仍在增加,其营收占比却相对稳定甚至会出现下降,边际成本可以不断降低。

从财报来看,这一趋势已经开始显现,富途近几个季度研发费用飙升,其相对收入中的占比上升却比较平缓——2019年Q2的研发投入同比接近翻番,但研发与营收占比却在25%以下。

研发与营收占比,单位:万港元

同时可以印证这一趋势的是,其毛利率的提升,由2018年一季度的69.7%提升到75.5%。这是作为一家互联网券商企业的优势,用户越多,其边际成本接近零,从而带来毛利率的提升。 

但是,互联网券商还是券商。无论是佣金收入还是融资融券业务均对用户交易规模以及市场行情的优劣有较强的依赖性,更容易受到宏观环境导致的市场整体交投活跃度的影响。

同时,与传统券商相比,国内企业境外上市的火热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富途证券业务营收的增长。

由此,获得更多客户,提升交易频率是互联网券商时刻不能放松的战略基石。富途在二季度财报中表示,未来规划让东南亚市场、美国市场的华人甚至是美国市场上的当地人都成为富途的客户。

讲述B端新故事

事实上,互联网券商正在通过收入多元化,尤其是B端企业服务的收入来巩固营收状况稳定性。

体现在财报中,二季度富途的其他收入为2360万港元(300万美金),这项业务的同比增速达到159.3%。

相应的,其二季度在B端市场动作频频,推出了企业服务品牌:富途安闲(FUTU I&E),宣布将聚焦于新经济企业在海外资本市场的两大业务:一是海外IPO分销业务;二是员工持股计划(ESOP)解决方案。

在IPO分销侧,从2016年开始,富途控股作为承销商已为港股上市的小米、美团、同程艺龙、华兴资本、猫眼、中集车辆等,美股上市的新氧、瑞幸咖啡、斗鱼等提供IPO分销服务,

在ESOP服务侧,其已成为如Tencent、同程艺龙、猎聘、斗鱼、新氧、云集等39家上市企业ESOP服务供应商。

所谓ESOP业务,主要指面对内地新经济企业内部的员工持股提供的一站式服务——包括企业激励管理、员工行权管理、信托服务、高管激励管理、外汇登记、税务筹划等诸多跨国服务,以更简单的方式管理客户企业的股权激励计划。

据富途控股金融及企业服务总裁邬必伟先容,富途ESOP的设想源自于Tencent。2016年底,Tencent成立18周年之际向每个员工员工每人发300纪念股总计价值15亿元人民币,因为股权变动复杂带来了数据管理等问题,富途随后为Tencent提供了相关的解决方案。

截至2019年6月,富途已被39个企业客户直接任命实行ESOP项目。

邬必伟曾对钛媒体表示,ESOP是新经济企业发展中遇上的特有情况。由于新经济企业的股权激励普及,与传统企业相比股权高度分散,管理和数据安全问题复杂,“富途致力于解决这些行业的痛点”。

上述机构服务,打通了B端机构收费,又能打通C端打新和交易,企业服务与证券零售业务之间的协同又成为了富途新的获客渠道。

在这背后,牌照又是金融业务串联的基石。

截至2109年8月,富途旗下企业持有香港证监会第1/2/4/5/7/9类金融牌照,美国证券经纪牌照,是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美国证券投资者保护企业(SIPC)认证会员,在香港、美国、新加坡等地区拥有多块金融类牌照和合规资质。

今年上半年,富途新增了美国清算牌照,其控股全资子企业Futu Clearing Inc. 获得了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会员资格。

在美国,经纪商分为先容经纪商和清算经纪商,这两种类型的经纪人有非常不同的监管要求,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先容经纪商必须使用清算经纪商作为“后台”支撑。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富途将有能力成为提供独立清算服务的美国清算经纪商,即可以独立完成客户交易的全流程,包括交易实行、清结算、资产托管等,也为其日后上线更多产品品类打下基础。

显然,这份半年报体现出的新趋势是,以to C(证券业务)为基础,向to B(企业服务业务)发力,正在成为这家互联网券商的新的战略基石。

(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辑/蔡鹏程)

获取金融界股票最新信息,关注: 每天更新金融界股价金融界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金融界财报,不定期更新金融界研报评级